原标题:自称“月薪税后8000”的常小兵涉嫌受贿,他在联通时都干了什么?

2016年8月9日,最高检网站披露了常小兵案的最新进展。最高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常小兵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常小兵曾经是中国联通董事长,执掌联通11年。2015年8月24日调任中国电信任董事长。2015年12月27日,中纪委发布消息,常小兵“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巡视联通时“举报信塞爆了举报箱”

公司秘闻君注意到,该案从8个月前的“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演变至“涉嫌受贿罪”“采取强制措施”。

常小兵曾执掌中国联通11年。2015年底常小兵案发时,业内就普遍认为,其问题主要出在中国联通任内,或与中央巡视组进驻联通有关。

中央巡视组2014年11月27日进驻中国联通,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巡视。有媒体报道称,巡视组入驻联通后,举报信塞爆了举报箱。

之后不久,负责联通3G、4G网络建设的中国联通网络分公司副总经理兼网络建设部总经理张智江,中国联通信息化和电子商务事业部原总经理宗新华先后落马。有媒体报道称,这两人都是常小兵一手提拔的干将。

2015年2月初,中央巡视组向中国联通反馈巡视情况,指出的几大问题几乎全与“受贿”有关。包括“有的领导和关键岗位人员利用职权与承包商、供应商内外勾结,搞权钱、权色交易”,“有的纵容支持亲属、老乡或其他关系人在自己管辖范围内承揽项目或开办关联企业谋利”,“有的在子女出国留学、就业等方面接受供应商利益输送”,“有的收受客户所送有价证券,收受贵重礼品”;“有的接受供应商安排打高尔夫球、外出旅游”。

自称“月薪税后8000”

就在中央巡视组进驻联通期间,2015年3月,全国两会上,常小兵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曾表示,他的薪水为税后每月8000元。该报道曾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据中国联通2014年财报披露,常小兵当年的薪酬为人民币107.5万元。平均一个月为8.96万元。业内人士称,作为联通董事长,常小兵收入除了月薪外,还有绩效工资以及中长期激励。除此之外,还有联通股权收入。

2015年4月30日,中国联通发布整改报告称,清理裸官11人、违规兼职12人、离退休违规任职17人。对集团公司2014年内部巡视发现的问题,对88名相关人员进行了责任追究。

被指“干扰中央专项巡视工作”

2015年8月24日,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一把手进行轮换。工信部原副部长尚冰出任中国移动董事长,中国移动原董事长奚国华退休,时任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与时任中国电信原董事长王晓初对调。事后看来,此举颇有深意。

2015年12月18日,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常小兵亲自站台,为参观的中央领导人进行了讲解。

不过这个场景并不代表什么。2015年12月27日,常小兵被中纪委调查。

中纪委网站于2016年7月披露了常小兵的“违纪”行为,包括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干扰中央专项巡视工作,没有认真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对中央巡视组反馈的问题整改落实不力;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中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违反国有企业“三重一大”决策制度,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严重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权和职务上的影响为亲属的经营活动谋取利益,默许亲属利用其职务影响谋取私利;严重违反工作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常小兵一位旧部对公司秘闻君说过,在联通的高度集权,或许让常小兵有了犯错误的空间。

推送一篇公司秘闻君曾经的文章。

“常氏联通”十一年

2015年12月15日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常小兵接受媒体采访时,“双手插在衣兜里,始终一脸轻松面带微笑”。

10天后,12月27日下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消息称,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现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常小兵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常小兵的旧部说,常从一个有能力的“干将”成长为一个能掌舵的“帅才”,正是在联通11年期间。而他的跟头也可能栽在这期间。

时运欠佳

常小兵的十一年的联通生涯,可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04年11月到2008年,他任中国联合通信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第二个阶段即2008年至2015年,2008年电信业重组后,常小兵任联通集团与网通集团合并后的新联通董事长。

2004年,常小兵赴任联通,有人用“时运欠佳”来形容。

当年通信业高层大换岗,没有任何移动网络经验的常小兵被调到联通,管理移动网络。原中国联通总裁王建宙成为中国移动总经理,中国移动(香港)公司CEO王晓初则出任中国电信总经理。

相比另外两位,常小兵拿到的是一副烂牌,中国联通盈利能力是当时几大运营商中最弱的,且暗藏GSMCDMA两张网络互搏的难题。

在电信分析师付亮看来,当年的移动需要人做江山,王建宙正适合。而当年的联通需要人闯江山,低调又偏技术派的常小兵显然不适合。

常小兵执掌联通后,采取策略把重心放在改善经营状况上,极力降低双网运营的负面影响,减少对CDMA网的投入和对终端的补贴。同时在2005年,中国联通进行了跨度10省市的多名联通高层互换。

据当时媒体报道,刚上任联通那段时间,常小兵也颇为勤奋务实。“在黑龙江、山东、湖北等地,人们常常看到常小兵忙碌的身影,他希望通过实地调研来掌握一手资料。通过接触各地政府领导来为公司发展创建一个相对较好的外部环境”。

但终究遗憾,在联通双网互博的问题上,常小兵历时几年都没能圆满解决。直到2008年将CDMA网络甩给中国电信。

八年集权

2008年,中国电信史上又一次大重组。联通与网通合并,移动吃掉铁通,电信收了联通的CDMA网络。

所不同的是,移动和电信都是以大吃小,唯独联通与网通是同体量的两大企业对等合并,只得硬往嘴里塞。

刚甩掉两网互博的包袱,又扔过来一个两强融合的难题。电信业这次大洗牌中,常小兵还是没摸到一把好牌。

常小兵的旧部,原联通区域高层对公司秘闻君说,2008年以后的新联通是一个相当难搞的综合体,它曾合并过国信寻呼,又合并了网通,而网通此前又合并过小网通、吉通,这里有来自五湖四海的人,内部文化不同,一盘散沙,尤其缺乏凝聚力。

“比如干部任命上,老联通和网通的融合经历了长久的磨合,经常出现这边派总经理,那边派副总经理上任的尴尬局面”,有业内人士称。

即使到去年底,中央巡视组进驻联通查案时,联通内部各怀心思的“企业特色”依然明显。巡视组共收到内部举报信多达2000多件,还有大量短信举报,内容涉及400多名处级以上干部。

要管理2008年以后的新联通,要坐稳位置,当时的常小兵开始搞“集权”、“一言堂”。上述原联通区域高层说,那个时期的联通慢慢养成了集权的体系,在用人、企业文化方面都出了问题。“也可能就是在这段时间,高度集权的常小兵有了犯错误的空间”。

2014年8月,中国联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三大运营商最出名的营销大将之一李刚离职,其身边4位亲信也相继跳槽。李曾在2013年底联通人事调整中被调职,不再分管市场,转为分管技术部、国际部、监管事务部、联通学院等。前述人士称,李刚亦是受不了集权被迫出走。

后来对于李刚辞职,常小兵曾有过表态,称属其个人行为,无关于利益问题。“高管跳槽让媒体议论纷纷,只能说是媒体的大惊小怪”。

付亮说,常小兵用人上或许有问题,但常氏联通最大的问题是,内部抵触因素太多,很多问题没有理顺,常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容易出现个人决断上的偏差。

错失4G

2008年以后的联通,内部依旧复杂,外部迎来新机遇。苹果引发的智能手机革命,让3G在中国获得大规模发展。这一次,常小兵和中国联通都抓住了机会。

联通在3G时代快速崛起。到2014年,3G收入已成其第一收入支柱,并让中国移动感到压力。期间,常小兵提出“六统一”策略,覆盖品牌、产品、资费、渠道、服务以及终端和产业链合作等六大方面,打破各省市条块分割、各自为政的格局,加强了总部集权。与此同时,中国联通对新事物也尤为前瞻,率先与微信合作、率先试水定向流量收费。

不过,紧随其后到来的4G时代,联通却遗憾错失。当年联通3G已经做的相当好,完全有条件提前启动4G,但常没做。“3G到4G,常小兵几乎失算,这是他最大的错误。”前述联通区域高层说。

从结果来论,中国联通在三大运营商中依然是形势最严峻的一家。中国移动4G用户继续高增长,中国电信的3G/4G用户增速有所放缓,截至2016年1月的数据,联通连续12个月移动用户数减少。

2015年8月,联通新任董事长王晓初甫一上任即宣布全面停止3G扩容,全力发展4G。12月29日,常小兵被调查第三天,中国联通即召开年度工作会议,总部、分公司一把手全部到齐,无一人缺席,打破了联通多名高管失联的传闻。

王晓初在试图打造一个不一样的联通。“客观而言,王确有常所不及的铁腕决断和大刀阔斧”,有业内人士如此评价。

还有业内人士称,联通依然面临资金短缺无法大踏步前进的窘境,以王晓初的手腕和风格,可能早已获得国资委支持,联通启动融资计划是大概率事件。而这些,都是常小兵在任时想做却未竟的职责。


这些年中国遭遇的“五大忽悠”

中广核出资达到了60亿英镑的欣克利角核电站协议,可能要泡汤了。这一次,中国又要被英国人给耍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