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尘车、雾炮车、防尘网,这些本属于绝对冷门的“治霾神器”,在环保部约谈、政府治理大气污染的背景下,一下子成了郑州市场上的“大热门”。在短时间内不仅价格有所上涨,一些品种甚至“断货”。

□东方今报记者 刘长征/文 沈翔/图

防尘网买得少了不送货

8月10日下午,在郑州新郑华南城五金机电市场开建材店的李老板开着自己的小货车,拉着三十多卷黑色的防尘网,去给郑州北环的客户送货。

李老板这段时间比较忙,大部分客户都是着急要防尘网的。

“这段时间郑州的防尘网都卖疯了。”说话间,李老板又接了个电话,对方说想要8卷防尘网。李老板很“傲娇”地跟对方说:“10卷以上才送货,要不你自己开车来拿?”

他们所说的“卷”,是目前防尘网市场的基本计量单位,大的一卷是8米宽、50米长、400平方米,小卷的20米长、100多平方米。

400平方米的一卷在李老板这儿卖115元,买得多了可以便宜到110元,算下来每平方米不到3角钱。但是,在郑州市大力防止工地扬尘的形势下,防尘网的购买数量是惊人的。

根据郑州市扬尘办日前公布的数据,今年郑州的2000多个工地上已经覆盖防尘网9436多万平方米。光郑州高新区在几天时间内就紧急购置了500万平方米的防尘网。

一天一个价

每卷涨了20元

原本,李老板家防尘网的生意很清淡。没想到从4月份开始,防尘网的需求量大增,他的手机几乎每天都会接到不少问价、订货的电话。李老板一时间陷入了苦恼中:没存货。

李老板是衡水一家金属丝拉网厂的郑州代理,见到生意多了,急忙打电话给厂家订货,不料头天还说好的价钱,第二天发货时,厂家又说涨价了。

细问之下,李老板才知道,不光是郑州,河北好些个城市防尘网销量也大增,厂家的货供不应求,涨价是顺理成章的事儿。

这段时间不仅是北方的厂家供货吃尽,另一家从浙江台州进货的防尘网供货商说,4月份时,郑州防尘网的订货量猛增,浙江方面一度断货,郑州本地供货商只好转向山东临沂进货。

于是,李老板就眼看着防尘网的价格一天一个样。原来每卷80多块钱进货到郑州,卖价不到95元。1个月前,每卷防尘网在郑州就卖到105元。

“囤货”易陷周转困境

让李老板感到惊奇的是,虽然防尘网的价格一涨再涨,但需求量不但没少,反而有增多的趋势。

“前几天,订货量又猛增了一下,客户说,郑州被‘约谈’了,政府抓得更严了,只要是工地,都得盖网。”

李老板被这个消息鼓舞了士气。和市场几家商户一商量,凑钱组团一次性进了近2000卷防尘网,他自己一家就拿了800多卷。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像李老板这样“囤货”的防尘网商家不在少数,有的甚至借钱进货。

不过,也有一些郑州本地大经销商似乎嗅到了不同的“味道”。

一位给郑州多个重点工程项目供应防尘网的经销商表示,目前郑州并不像前两个月那么缺货,价位也比较稳定,相反市场竞争还比较激烈。

这位老板说,最早郑州的确出现过断货情况,主要集中在浙江一带,但是当地厂家反应非常快,得知郑州需求量猛增,马上上了很多台新机器,现在产量已经上来了,供应比较充足,因此市场价格涨幅很小了。

相反,由于前一段郑州市场供需不平衡,不少经销商都来郑州“淘金”,现在市场上经销商数量有些过多了,相互之间竞争还很激烈。

雾炮车厂家没有现货

与华南城的李老板不同,在新乡生产雾炮车的张老板这段时间虽然产品供不应求,但一直没有怎么涨价。

雾炮车这东西几个月前对郑州市民来说还是个新鲜物件。两三个月前郑州街头开始出现了这种类似大炮的车辆。雾炮车喷射的水雾颗粒极为细小,优质的设备能达到微米级,在雾霾天气可以进行液雾降尘、分解淡化空气中的颗粒浓度、能有效分解空气中的污染颗粒物、尘埃等。

张老板厂子生产的雾炮车属于比较简单的,主要作用是洒水降尘。他这里生产两种雾炮车,一种射程25米,售价1.5万元,还有一种大一点,射程35~40米,售价2.5万元。

“8月8日我送到郑州四台,光这1个月内,往郑州都拉了三四十台了。”张老板说,“订单太多了,现在订,最快也得三五天才能拉过去。”他说,刚刚有个郑州的客户打电话,急订两台雾炮车,说现在就开车过来拉,“我说你开车来也没有,我的现货都订出去完了。”

政府订单

是资金输出“大头”

在“治霾”的账单上,除了个人和单位购买“治霾神器”花掉的钱外,政府的订单是更大的资金输出。

省内媒体报道,目前郑州市区各种环卫清扫冲洗车辆共有约750台,每天洒水3.5万余吨,一周用掉的自来水相当于一个如意湖。但是,防尘效果仍不够理想。

郑州市城市管理局市容环卫处处长薛芳礼说,按今年机械化清扫(冲洗)率达到80%的要求,郑州市各区计划购置吸尘车辆95台。据悉,目前郑州市各区政府正在进行购车招标。

记者在网上查询,根据吸尘车型号和配置不同,其价格差别也很大。网上报价最低的有1万元,最高的高达几十万元。

薛芳礼表示,政府购买的吸尘车中型以上的每辆车50万~70万元不等,政府购车的价格会有财政部门核算后购置,不会像有些“治霾神器”那样引起市场价格猛涨。

■专家声音

做好事也不能乱花钱

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产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宋向清认为,由于政府某项工作或政策引起某些商品在短时间内价格波动在国内屡见不鲜,不过只要市场是开放的,这种价格的波动最终会遵循市场规律归于平衡。

此外,政府采购“治霾神器”的订单往往资金量巨大,需要相关部门严格履行招标程序,做好市场调查,审计部门也应该做好事前、事后的监督审计,不能花“冤枉钱”,更不能乱花钱。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凌虐案中国留学生被判无期?

和中国历史上最早一批留学生容闳等人不一样,今天的留学生很多只是父母意志下的遵命留学,和弊病丛生的中国教育体制下的被迫出走。漂洋过海赴美留学,以“无期徒刑”剧终。这固然是当事人的个人悲剧,但它折射出来多面性的中国问题,我们也实在不能视而不见。


中国刑法亟需弥补鸡奸罪漏洞

同性性行为是人类常见性行为现象,当这种行为采取非常手段实施,也就超越出了道德范围,属于了犯罪。至于这种犯罪行为是否由法律所界定,则意味着立法智慧水平。就中国而言,当代刑法对此没有界定,实在是太不应该。


少林,还有多少人把你敬仰?

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电影《少林寺》里的僧人觉远戒情戒欲,惩恶扬善、匡扶正义,而现实中的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却违反寺规,连基本僧人的守戒律都无法做到,少林还以何为少林?假如举报属实,一个方丈却与女性通奸,还私生子,释永信对得起“少林寺”这三个字?


为啥军转干部爱机关?

改革开放不断深化,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公务员的薪酬一涨再涨,而国有企业改制后下岗职工一时成为那个时代的热词。两两一PK,反差立马拉大。不少人挤破脑袋往机关钻,这一钻,凭的是“后门”和“路道”,显然不是真才实学。有些人,进机关就是想混日子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