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快讯(记者邢世伟) 今日,最高人民法院首次提出,为强化人权司法保障机制,彰显现代司法文明,禁止让刑事在押被告人或上诉人穿着识别服、马甲、囚服等具有监管机构标识的服装出庭受审。

上述内容是今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见》,即修订后的《人民法院第四个五年改革纲要》中的规定。

该纲要还称,在强化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的知情权、陈述权、辩护辩论权、申请权、申诉权制度保障方面,完善律师执业权利保障机制,强化控辩对等诉讼理念,禁止对律师进行歧视性安检,为律师依法履职提供便利。依法保障律师履行辩护代理职责,落实律师在庭审中发问、质证、辩论等诉讼权利。完善对限制人身自由司法措施和侦查手段的司法监督,加强对刑讯逼供和非法取证的源头预防,健全冤假错案的有效防范、及时纠正机制。

值得关注的是,在完善民事诉讼证明规则方面,纲要首次提及,一切证据必须经过庭审质证后才能作为裁判的依据,当事人双方争议较大的重要证据都必须在裁判文书中阐明采纳与否的理由。

(原标题:最高法:禁止被告人穿囚服出庭)


朴槿惠是否会出席俄二战庆典

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政府正在为朴槿惠总统是不是出席俄罗斯举行的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活动大伤脑筋。因为朴槿惠是不是借此访俄,不仅涉及到韩朝关系,还与美、中、日、俄等周边四强的利害息息相关。


春节很失败,春晚很成功

2015年的春晚,只因小品《投其所好》这一个节目,在我看来,就很成功。从故事情节看,局长屡屡得冠军的时候,他是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夺冠的,因为他对自己当副局长的时候只能夺得亚军印象深刻。然后我就明白了,当年万庆良在广州横渡珠江夺冠,也是有原因的。


乡愁里的复杂中国

“愁乡”其实也是在整个中国的大背景下,所“愁”之“乡”之问题,也与全面深化改革面临的问题相对应,也是转型期、阵痛期的注脚。当然,家乡更是在进步,但同一种进步却会带来多重感受。在愁乡中,我们发现属于2014、2015这个时段,这个国家所正经历的东西。


80年代见诸媒体的特务报道

特务这个词到底有没有贬义?可能大家看法并不一致吧。80年代,北京晚报还报道过一些特务案,毕竟情况特殊,今天如何看待,不足以讨论让大家费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