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河南代表团小组讨论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施一公说,河南可以建“小而美”的世界一流大学。老家是驻马店的施一公,对河南有种特殊的感情。

“为啥中国没有一个一流大学呢?”

“政府工作报告中有一句话,‘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施一公代表说,“这句话,非常关键。”

“我国目前尚没有一所真正意义上的世界一流大学,但是我们必须加大力度全方位推动世界一流大学的建设。”施一公说,“如果中国有一批世界一流大学,中国科技会落后吗?创新驱动发展会没有坚强后盾吗?”

“为啥中国没有一个一流大学呢?这个问题我也非常奇怪。”小组讨论现场,李柏拴代表插话。

“现在中国应该是有相当多的优秀学者,但是现有大学由于种种历史包袱的制约和机制的束缚,要建成真正意义上的世界一流大学尚需时日。反而可以创办不止一所小型的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学。”施一公代表回答。

“搞个实验不就行了?”李柏拴代表说。

“您这个说到点子上了。”施一公代表说,“如果国家在民办(合资办)大学的政策上再放开一点,大力支持民办(合资办)研究型大学,我相信,用10年左右的时间,可以办成几所小型的有特色的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学。”

教育家梅贻琦先生曾经说过:大学之大,非大楼之大,乃大师之大也。“河南作为全国人口第三大省,至今没有一所985大学!我觉得在河南办一所民办的大学,肯定能办到全国前五。为啥?因为河南出来的专家、学者太多了,大家盼着为故乡出力。”

他建议,如果河南每年能保证15亿运行经费的投入,肯定能办出一所世界一流大学,这是小型的、研究型的大学,就像小而美的加州理工学院。“河南错失过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但是我坚信今后一定能办出好的大学。”

施一公的教育观:鼓励学生唱反调

施一公说,有个性的学生做研究的潜力较大,而八面玲珑的学生尽管讨人喜欢却常常在研究上坚持不下去。多年来,他一直鼓励大学、中小学教育不要刻意去磨平学生的棱角,而是希望学生发挥个性的优势。

“回到清华之后,在研究上我也同样喜欢有个性的学生。无论是在实验室还是课堂上,我总是尽力启发学生的思维,希望学生挑战我的推理,鼓励学生与我争论,多次公开反对对所谓学术权威的迷信;每次学生跟我有不同意见时,我更会刻意表扬学生!很简单,做创新性的科学研究需要批判性的分析思维(criticalanaly-sis),学生特别是中国的学生必须要去除墨守陈规的思想。”

他说,多少年来,他一直为他教育学生的方式自豪。我们现在开始在大学中大力提倡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在他看来,如果不从基础上改变鼓励“乖孩子”的教育习惯,就很难持续大规模地培养出拔尖创新的人才。

(原标题:施一公:河南可以建“小而美”的世界一流大学)

编辑:SN098


李克强的王牌计划

制造业对中国意味着什么?为什么在服务业比重超过制造业,制造业全面过剩,且产生诸多环境、安全问题的情况下,国家还要继续强调制造业不可替代的作用?岛叔非常认同李克强的论断,中国制造业不是要不要发展,而是必须发展,必须转型升级。一句话,中国制造需要正名!


大学生读不下红楼梦谁之过

大学生读不下《红楼梦》,确实说不过去,这是我国功利教育之耻。我不认为手机和电脑的普及,是造成学生快餐化、碎片化阅读,远离纸质书籍的主因—手机和电脑的普及,在国外也存在,但国外学生和成人却有良好阅读习惯,到图书馆看书,在地铁和火车上看书,是很多人的生活方式。


穹顶之下别找一堆爸爸回来

不管什么原因,至少说明“防治雾霾”这件事情,它不简单,不是靠“吹”就能解决的——“风吹”顶多管几天,“嘴吹”一天也管不了。要想解决,该分析的分析,该治的治,该停的停,该跟老百姓说清楚的说清楚,一步一步的按照科学的要求来进行。


泼粪大妈为何会如此猖獗?

继在广州性文化节上对彭晓辉泼粪、在西安对金赛、彭晓辉、方刚和我的照片泼粪之后,泼粪大妈又跑到山东闹事,煽动一群保守的学生家长反对性教育。泼粪大妈为什么会如此猖獗?我做了一点分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