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北京3月9日电 他们,被称为“春天里最可爱的人”,每年春天开始,他们“可爱”到手机能被打“爆”。除了打电话的,还有递“条子”的,目的无非是把自己或亲戚朋友的孩子塞到他们的学校。

他们,就是那些知名中小学校长。

2014年初,教育部印发《教育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重点大城市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工作的通知》,要求19个重点大城市到2015年实行划片就近入学政策。

一年过去了,教育部的通知挡住多少“条子”?挡住了“条子”离实现教育公平还有多远?记者就此采访了4位来京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代表,他们或为名校校长、或者曾经担任过名校校长。

“条子”都是各级领导干部递来的

全国人大代表方青是浙江省金华市金东区实验小学校长,她还是区教育局副局长。

“我们学校真的很好,好在我们有一批非常有爱心的老师,非常可爱的学生。那些老师啊,自愿牺牲休息时间,发挥自己的特长,教学生绘画,给学生讲故事……”谈到她的学校,方青代表的脸上洋溢着满意、自豪和幸福。

“如果有父母找关系进学校的话你们怎么解决呢?”

闻听此言,方青代表的语调一下子降了下来,像说悄悄话似的对记者说:“呃……以前的话可能收费还能进来,现在的话是就近入学了,所以基本就进不来了。”

“真的进不来了吗?是不是还有找关系、递条子的呢?”

“这个可能是……因为我的身份是全国人大代表,所以可能很多人没有……”犹豫了一下,方青代表斩钉截铁地说,“我这里没有这个情况!”

一位代表,也是一所知名小学校长,告诉记者,除电话之外,“也会收到很多择校请托的条子,全部都是各级领导干部递来的”。

全国人大代表李桢几个月前被调任吉林省教育考试院院长,此前她是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长。

“由于优质教育资源有限和家长需求无限之间的矛盾很难化解,一些名校校长少不了面对一些托人情、找关系、递条子的时候。”她说,“这些条子确实让校长们很挠头。”

“条子”真的不再任性吗?

教育部的通知印发已经一年,一些地方早在通知印发前几年就开始推行就近入学,这究竟挡住了多少任性的“条子”?

“其实几年前长春实施了公办学校取消择校改革后,遇到的托人情、找关系的现象越来越少。现在就算找到我,也没有用。”全国人大代表、长春市第一实验小学校长熊梅说。

熊梅代表介绍了长春的做法。每年开学季之前几个月,长春市就会公布不同学校覆盖的学区,让家长提前了解信息。在入学审核环节,学校要对学生家庭的房屋产权证等进行严格审查,避免出现跨区入学现象。进入学校后,分班环节也非常受家长关注。为了公平,学校在分班时邀请家长全程参与,老师不参与,由电脑摇号。

教育部通知要求,到2015年,19个大城市所有县(市、区)实行划片就近入学政策,100%的小学划片就近入学;90%以上的初中实现划片入学;每所划片入学的初中90%以上生源由就近入学方式确定。

“最近几年,择校生的比例不断降低,关系条子也越来越少。”李桢代表说,“以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为例,原来择校比例是28%,现在越来越低,这两年可能全部取消。”

此前在谈到择校问题时,熊梅代表曾表示,消除择校现象很难,只能治理,现在还有个别地区的学校存在以权、情、分数择校的局面。

挡住“条子”不等于实现了教育公平

几位代表认为,挡住“条子”容易,但解决教育资源分布不均不可能一蹴而就。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谢家湾小学校长刘希娅表示,随着大量务工者进城,城镇教育资源供需矛盾突出,“一些城镇学校大班额现象比较突出,有的一个班有近百人,教师上课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而一些农村中小学学生数量急剧减少,一些村小学只有一两个老师,十几个学生。”

对名校来说,推动教育资源均衡分布,就意味着要拿出自己的优质资源。名校校长们愿意吗?

熊梅代表说,有一些名校借助自身优质资源创办了民办学校,增加了择校名额,但依然不能满足家长择校的强烈愿望。家长们希望优质校通过多种办学形式扩大覆盖面,但这些名校也不可能无限集团化。

刘希娅代表说,她今年带来的建议中一个重要内容就是促进优质教育资源的流动,让优秀学长、教师能够在其他学校兼职,进一步完善教师流动法规机制和配套措施,加大委派公立学校校长、教师到民办学校工作,相关社保、职称晋升等跟上,打破学校之间教师流动壁垒,增强教育活力。

“教育公平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一位代表告诉记者:“我觉得归根到底是出生地的不公平,你出生的家庭决定了你能接受什么样的教育。你的家庭、你的父母就是你的资源。哪怕在同一个地方,你的家庭不同,也可能意味着你享受资源多还是少……”(记者孙闻、潘洁、周凯、宗巍)


日本人有多么迷信血型?

调查结果显示,超过80%的日本人对此抱肯定态度,相信血型会决定性格。在日本需要填写的各种各种繁多的表格中,有大约85%的表格中印有需填写血型的空栏。可见,这日本人不光是关心自己的血型,更习惯通过血型判断别人的性格。


经费剩千亿与不能穷教育

可以肯定的是,在“教育剩千亿预算”的现实与“再穷不能穷教育”的口号之间,一直有一个很长的距离,这个距离就是阻碍社会进步和发展的那段距离,这个距离也正是政府大楼越建越豪华、公车改革步伐缓慢以及乡村小学校舍及桌椅很寒碜及校车难以普及之间的距离。


央企高管说起薪酬为羞答答

改革要进入“深水区”,要“啃下”更多的硬骨头,关键也就是要真正敢于碰触既得利益。从这个意义讲,央企高管在薪酬方面到现在都依然无法说清楚,经受不住公平和正义的考量,这也完全可以作为分析相关领域改革为何令人遗憾的一个重要切口。


嫖宿幼女被判强奸的未竟之问

嫖宿幼女被以强奸罪判刑,这是国内首例,破冰意义自不待言。不少网友仍不满意,认为量刑5年称不上“从重处理”。其实,不必太过纠缠量刑长短,更应该将目光聚焦于此案意义以及如何废除嫖宿幼女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