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4日下午,中国奥委会名誉主席,国际奥委会委员何振梁先生因病去世,享年86岁。他为中国奥林匹克运动做出了巨大贡献,是中国首次申奥成功的决定性人物。

任职国际奥委会后期,何振梁致力于加大中国籍委员在国际奥委会委员的影响力,邓亚萍、杨扬等都得到过他的帮助。

邓亚萍:何老一句话铭记终生

“任何事情,从现在开始做都不晚。”邓亚萍一直记得何振梁对自己说的这句话,这让她受益终生。邓亚萍称刚进入国际奥委会时,何老对她这个晚辈的鼓励和帮助,让她在一个崭新的领域迅速打开了局面。

1997年,年仅24岁的邓亚萍当选国际奥委会运动委员会委员,“当时语言不通,人脉不熟,完全是从零开始。”邓亚萍回忆称当年去参加国际奥委会会议时,会场只有她一个人带了翻译,走到哪儿都感觉两眼一抹黑。

“那会儿对国际奥委会的业务完全不熟悉,会上讨论问题时,我也完全跟不上,感觉很难受。”昨晚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邓亚萍回忆说,带她走出困境,迅速打开工作局面的正是时任国际奥委会执委的何振梁,“看到我语言不通,他一直耐心地鼓励我、帮助我,告诉我学习外语和处理事情的方法。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他对我说‘任何事情,从现在开始做都不晚。’何老这句话让我再次鼓起了勇气面对挑战,至今仍让我受益匪浅。”

除了帮助邓亚萍积极融入奥林匹克大家庭,何振梁还促成了萨马兰奇和邓亚萍这对忘年交。“1991年千叶世乒赛期间,我第一次见到了老萨(萨马兰奇),他在我夺冠后,邀请我访问国际奥委会总部。这之后,何老积极沟通协调,促成了这次访问。”当年11月,邓亚萍正式到访位于瑞士洛桑的国际奥委会总部并拜会了主席萨马兰奇。她事后才知道,那是萨马兰奇任上第一次正式邀请现役运动员访问国际奥委会总部。

杨扬:何老让世界认可中国

杨扬今晚回忆称,何振梁凭借自己的能力和魅力,让世界认可他的同时也认可了中国。

“何老是我非常敬仰的一位老前辈。”得知何振梁去世的消息,杨扬很难受,她说原本希望春节前去医院探望,“从2006年成为国际奥委会妇女与体育委员会委员后,我就经常向何老请教,他每次都很耐心地教我如何有效地开展工作。”

“何老是能让中国体育走出去,又能将奥林匹克带进来的划时代的人物,”在杨扬看来,何振梁对中国体育的发展功不可没,“在中国当时各方面都比较差的时候,何老能在国际奥委会占据住相当不容易。当时很多人都是戴着有色眼镜看我们,何老凭着个人能力和魅力让他们打消了这些看法,也让世界认可了中国。”

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

编辑:李雪莹

(原标题:邓亚萍、杨扬回忆何振梁)

编辑:SN123


每个遇难者都应该有姓名

在漫长的中国文明史上,国家主义之下弥漫着浓郁的集体无意识,天灾人祸来临,普通百姓是不配有姓名的,生命逝去能留下名字都是皇亲显贵,名流大腕。其余的都统称人民,即使是英烈,也是无名英雄。


美媒预测中国今年头条新闻

美国《外交政策》网站刊发文章预测,中国的六大趋势可能在2015年成为国际新闻头条。上头条未必是好事,但能上头条得有点货,不论西方如何看中国,沉睡的东方之狮已经觉醒却是不争的事实


日本天皇为何要提9.18事变

明仁天皇在今年的新年谈话中,第一次明确呼吁国民要“认真学习满洲事变开始的这一场战争的历史”。“满洲事变”就是中国的“9.18事变”,天皇如此明确提到这一事变,引起我很浓厚的兴趣。


对比东京和北京的票价

从地铁票价与居民收入的对比角度看,北京地铁票价比起东京略贵。北京地铁运营方在涨价后,能不能很好地实现盈利,能不能把让北京地铁更加人性化,恐怕是下一步的课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